蝴蝶君

剧情片 美国 1993

主演:杰瑞米·艾恩斯  尊龙  巴巴拉·苏科瓦  伊恩·理查森  AnnabelLeventon  理查德·麦克米伦  弗农·多布切夫  ..  

导演:大卫·柯南伯格  

播放线路1

详细剧情

1964年,法国驻华大使馆会计高仁尼(杰瑞米·艾恩斯)在观看歌剧时,被舞台上的蝴蝶夫人迷住了。戏毕,他主动向蝴蝶夫人的扮演者、京剧演员宋丽玲示好。一次次的接触,使两颗孤独的心相爱了。但是美好的光景不能永远存在,文化大革命爆发,宋丽玲音信全无。1968年,宋丽玲来到法国,与高仁尼重聚。多年后,当高仁尼因间谍身份被指控时,站在证人席上的,是身穿西装,脚穿皮鞋衣着入时的宋丽玲。指男为女的高仁尼变成了全法国的笑柄。这两个男人将如何应对对方,如何应对他们的爱情?
伽里玛

演员 杰瑞米·艾恩斯

法国外交官,在看过歌剧 《蝴蝶夫人》后,他爱上了在舞台上扮演蝴蝶夫人的中国演员宋丽玲,他和宋丽玲在相恋的过程中虽然分分合合,但两人都“深爱” 着对方。二十年后,他被指控泄漏情报而被捕,被捕后他才发现他所深爱的宋丽玲竟然是个男扮女装的间谍,他选择了逃避现实,并在绝望中伽里玛自尽身亡。

宋丽玲

演员 尊龙

中国京剧演员,实际却是一名为获取美国在越南行动计划而与伽里玛接触的间谍。他的美丽漂亮、温柔体贴深深吸引着伽里玛,为了获得伽里玛身上的情报,他放弃了许多东西,隐瞒着身份与伽里玛保持了近二十年的特殊恋情。在囚车上,同因间谍罪而被判刑的宋丽玲在伽里玛面前脱光了衣服,伽里玛才明白了宋丽玲本是男儿。

珍妮

演员 芭芭拉·苏科瓦

伽里玛的妻子,她比丈夫年长,因其父亲是驻澳洲的大使,故伽里玛为了事业才和她结婚。婚后很长时间珍妮都没有怀孕,于是她建议丈夫去看医生,但这实际上却是暗示了丈夫的不育。

剧照(共4张)《蝴蝶君》故事的独具匠心之处,在于剧作家在《蝴蝶君》中,用东方的文化、语言、能指来解释、补充或替换西方的文化、语言和能指。在巧妙地将词、意分离的同时,跨越意义进行重新建构与组合,影片这种文化无处不在、无处不是的创作格局,赋予影片全新的观赏模式,凸显了剧作者挣脱文化差异束缚、消解霸权话语、使“他者”话语不再缺场的创作意图。

电影艺术的超文化创新,是《蝴蝶君》创作的支撑点和关注点。影片的超文化创新策略,为观众营造了一个平等对话的新世界;用置换了的故事,给予观众极其深刻和丰富的想象。特别是《蝴蝶君》通过跨越国界的艺术形式和语汇,把东西方艺术元素交融起来的文学价值形态,从语言的内涵和外延两个层面,为人种间、民族间、群体文化间的交流提供了启示,彰显出电影跨文化传播的不可小觑的功能:其一,解构和反拨了“东方主义”观念;其二,重新打造了“他者”的东方形象;其三,建构起东西方平等对话与文化互释的虚拟空间,从而寻觅到少数族裔文化与主流文化平等沟通的渠道。

《蝴蝶君》这部主旨为实现多元文化差异共存的华美经典影片,不仅使来自不同国度的观众群,体味到种族偏见和歧视,是异质文化沟通的严重障碍;更使人们认识到,在全球时空不断紧密、族群交往日益混杂的当代,人们要重新理解和认识世界,就要学会培养接受和尊重不同文化的意识。《蝴蝶君》通过互文性解构、话题符码化以及超文化创新等策略所释放出的跨文化传播功能,不仅在东西方深层的文化观念及意识中,在电影跨文化传播的技巧上,呈现出多姿多彩,更为重要的是,彰显了海外华裔剧作者关于多元文化在交集中产生新质,在扩展民族文化视域中有所提升的极大期盼,这或许才是《蝴蝶君》表征异质文化平等对话所体现出的跨文化传播意义之所在 (时光网评)。


时佩璞,这位当年的传奇人物,京剧院知道他的人,怕不多了。他是云南大学的学生,主攻法语兼及西班牙语,学生时代喜欢京剧,曾与关肃霜合作演出。后调北京青年京剧团任编剧兼团部秘书。剧目创作有《柳青娘》(赵荣琛主演),文革前夕,仅演几场就落幕。文革突起后,京剧二团(市团前身)人事干部写大字报说他“是公安局的特务,里通外国”。从此被揪出专政,同赵荣琛、王吟秋、梅葆玖、张君秋等关在一起,成为难友。69年前后,时突然被文化局的支指挥,耿政委从二团专政队接出,成为大红人,在东城新鲜胡同分配给他一座大宅门,有冰箱、电视设备,据说是北洋政府外交总长顾某的旧居,时佩璞通过军宣队找我,请我和张君秋、赵荣琛、虞启龙到他的豪宅吃便饭。吃饭时,张君秋问时:“富贵因何而来?”时笑答:“天上吊馅饼!”一顿饭未完。来了两批外国人拜访,我一看不行,赶快告辞,见我要走,张、赵也一起出门,只见门外停了四、五辆小卧车,这在三十多年前北京胡同内,是很咋眼的,听说客人多时,往往车水马龙,各国人士都有。分手时,时问:“今日之会,葛代主任有何见教?”我说:“有一言奉送。”“请讲”,“大夫无境外之交!”时沉吟片刻说:“我的使命恰与赠言相反”,然后双手抱拳说:“不恭了”。

  不久,时佩璞就突然从文化局内消失了,问文联人事部门,说“出国访问去了。”

  95年春,突然接到时佩璞电话,请我到京广大厦××层××房间去一趟,我到时,他刚送走崇文区的一批干部,他在为该区引资搭桥。告别时,送我一张名片,上写“巴黎市政府××专员顾问”头衔。我的大儿子到巴黎时,持该名片前往拜访,答称“无有此人”,打电话问也无此人。我向文联和时在北京的家(有人替他看家)打听,也说“不知道”。后来文化局前副局长金和增带团出国回京后,问我知不知道时佩璞的情况,我说不知道。她说:“她看外文报刊,曾有文章谈及时,说他男扮女装,又说,他作男女变性手术,负有特殊使命,被某国情报部门逮捕,驱逐出境”,还说:“西方以时为背景,排了电影,影片名《红衣女郎》”。我说“我不懂外文,也不会上网,信息不灵,都不知道”。后来我曾三次到巴黎,曾分别访问侨居巴黎的老中青三代中国人,问他们知不知道时佩璞这位中国人,他们都不知道,出访的路上,我也问过中国驻荷兰使馆的工作人员,打听这位在欧洲传说的“变形人物”,驻荷兰使馆的工作人员也说“不知道”。

  我同时佩璞相识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我在北大上学时,在学生会文化部工作,学生吃不饱,浮肿的人很多。一天,大学办公室主任杨汝洁把我找去说:“你认识不少文艺界的人,到城里去请个剧团来学校演两场,活跃一下同学们文娱生活”。我到中山公园音乐堂,找到王吟秋同志,当时他任青年京剧团副团长,(我从朝鲜归国后曾在总政文化部工作,他在总政京剧团,很熟)他领我找到时佩璞(团部秘书),由时安排李元春、王吟秋和虞启龙等到北大演出《三打白骨精》、《平地风波》和《逍遥津》,开场戏是时佩璞和虞俊芳《奇双会》,时的演出很平常,但姜妙香先生亲自为他把场,却惊动了北大的教授,如翦白赞、侯仁之、周培源、冯定等先生,都到办公楼礼堂前往看望,杨汝洁是名票,马派老生,同姜先生一家很熟,一见姜太太冯金芙就说:“姜太太你也来了,太感谢了!”冯金芙笑着说:“他给他的学生时佩璞把场,我来是给他把场,这不,夜宵的鸡蛋饼都给他带来了。”
加载中...